开启左侧

一名美国社工的讲诉,大萧条时代的经历

类乌齐 发表于 2017/1/11 11:4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1933年,大学毕业,专业是社会服务管理。很快就成了县里的一名社会工作者。

开始工作的时候我二十岁,一点儿经验都没有。学校里学的东西根本不管用,当时我们还在研究流动家庭,而不是大规模的失业。学校没有跟上时代,我可以肯定。

那时候大家都很依赖社会工作者。一个年轻的小姑娘为他们做主,他们会怎么想?他们还能指望谁弄到吃的,虽然只是很少的一点点?他们总是担心可能跟我们讲错了话,因为我们是他们唯一的收入来源。

社会工作者代表的是救济机构,看上去权力很大,事实上,我们能做的非常少。

而且,我觉得特别内疚。我生活得相当不错,和另外两个姑娘合住一套漂亮的公寓,最高工资是每个月135块,手头很宽裕。但是,那个时候失业是常态。我经常想,如果我丢了工作,我还可以领救济。所以说,我从未失去过安全感。

我想大部分社会工作者跟我的想法是一样的,不过还是有很多人自以为是,觉得有些人找工作不够努力,或者说是他们很懒。他们有时候会让自己的救助对象特别为难。这些社工相信报纸上登出来的东西,即便是在那个时候。

我的工作对象有白人,也有黑人。有人可能觉得黑人更习惯过穷日子,但他们仍然会说:“如果我有工作,是不会上这儿来的。”

在救济办事处常常需要等待。他们去领食品救济券的地方,大多是旧仓库,非常阴沉,这很让人泄气。坐在那里无所事事,等待,等待……

坐在路边失去工作的人们坐在路边无所事事,等待救济。

社会工作者通常是他们发泄怒气的对象。他们把气撒在我们身上。他们不知道自己问题的根源在哪里。当然,气氛有时会很紧张。我的工作范围覆盖了全城,经常到了晚上还在工作。我总发现自己身在一个非常陌生的社区,我把这当作理所当然的事情,但我也知道当这些人感觉自己受了骗,会出现什么情况。

1934 年,一个社会工作者被她的救助对象杀害,当时她正坐在这家人的椅子上。这个年轻的白人和他的母亲住在一起,社工答应帮他找份工作,那个时候,土木工程署就要成立了。但失业的状态把他压垮了,他彻底疯了,把社工杀了,还把他妈妈拖到我们地区的办事处,杀了负责人、一个职员,又杀了他的妈妈,然后自杀。

我们都很害怕。各个办事处都接到了公告:社会工作者可以暂停家访。人人都跟我们说不要去家访,但我决定无论如何还是要去。我年轻,觉得我的救助对象都需要我。如果那事儿发生在现在,我还会去吗?我也不知道。

我记得在那之后有一段时间,按门铃之前我都会从窗户往里看一看。有一户人家对我说:“这事很可怕,不过有些社会工作者确实该死。”他看着我,笑着说,“不过你不是那种人,巴斯小姐。”

我永远都不会忘记我家访过的第一户人家。那家的父亲之前在铁路上工作,后来失业了。我的上司告诉我,得检查对方是不是真穷。如果这家人需要衣服,就得看看他们手头有多少衣服,所以,我去看了这个人的衣柜。

他个子很高,头发花白,年纪还不是特别大。他让我看了衣柜,可他觉得这是种侮辱。他说:“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我真的没什么东西好藏着的,不过如果你真的要看……”我看得出,他自尊心很强,深感受辱。我也是……(节选自《艰难时代:亲历美国大萧条》
左扫支付宝,右扫小微信,觉得本文值,赏!
转载请注明“来源:hongge.net”,否则谢绝转载
大红枣 发表于 2017/1/12 21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当大萧条来临,只有极少数人能幸免,那个时候,极少数人的权力将得到极大的垄断式的增强。我相信现在有些人在为大萧条做准备。
转载请注明“来源:hongge.net”,否则谢绝转载
星光灿烂 发表于 2017/1/13 00:01 | 显示全部楼层
社工就是发救济的公务员?貌似中国这类公务员跟美国的差不多,也是自己高收入的生活同时职业性的向穷人提供救济服务。
转载请注明“来源:hongge.net”,否则谢绝转载
*滑动验证:
高级模式
B Color Image Link Quote Code Smilies

本版积分规则

柳网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,其内容均由服务对象提供。 根据《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》,部分内容可能应权利人通知未予显示,请点击这里查看。